博文分类
 
  经济
  政治
  原创
  影视
  艺术
  娱乐
  科技
  小段子
  走四方
  军事
  杂文

 
热门标签
 
原创 (8)
中国 (5)
唐骏 (3)
日本 (2)
tg (2)
安检 (1)
北京机场 (1)
标本 (1)
博文 (1)
朝鲜 (1)
炒菜 (1)
电脑 (1)
雕塑 (1)
东北话 (1)
动迁户 (1)
法兰 (1)
放个 (1)
风扇 (1)
富士康 (1)
高盛 (1)

 
管理连接:
 
博文
 
川普最后的日子暗流涌动,白宫内的事情远比所见的一切更惊心动魄|特稿(1/3) 
发布于:2021-1-21 07:01

美国短新闻媒体Axios刊发了系列文章,回顾了大选之后川普在最后的任期,是如何把自己整垮台的。Axios表示,其报道是基于对现任和前任白宫、竞选团队、政府和国会官员,以及直接目击者和川普的亲近人士的多次采访。消息人士被允许匿名分享敏感观察或细节,他们不会被正式授权披露。川普和其他官员,有机会在报道内容发表前证实、否认或作出回应。

系列报道是由Axios的白宫记者Jonathan Swan报道,Zach Basu提供报道和研究协助。由Margaret Talev和Mike Allen编辑。加美必读编译。(有删节,全文请点击阅读原文)


从2020年大选之夜开始,一直到他任期的最后几天,川普拆散了整个美国,拖着美国一起走向沼泽,他的追随者在他任期还剩两周的时候,洗劫了美国国会大厦。Axios系列将带您了解一位总统的垮台。



第一章 预谋

Image

Photo byMax LetekonUnsplash


川普拒绝承认选举结果,是早有预谋的。他听说过“红色海市蜃楼”的说法,这是指提前计票可能会比最终计票更倾向于共和党,于是他决定利用这一点。



“贾里德,你给默多克家打电话!杰森,你给萨蒙和海默打电话!”



川普几乎是在大喊大叫。在选举之夜的深夜,他在白宫的私人住处大声量的给女婿和高级战略顾问发出指示,喊出福克斯新闻高管和明星的名字,希望他们能向他汇报。



他说,“还有其他任何人,任何愿意接电话的人。告诉这些人,他们必须改变,他们弄错了。现在还太早。就连CNN也没有这样做。”(注,这应该是指的当晚福克斯在计票还不多的情况下,就先宣布了拜登在亚利桑那州获胜)



当时间刚进入11月4日,川普的律师朱利安尼在第一分钟就对高级竞选助手咆哮道,“他不可能输,这件事一定是被偷了。就说我们赢了密歇根!就说我们赢了密歇根州!就说我们赢了乔治亚州!就说我们赢得了选举!!他需要出去宣布胜利。”



川普的竞选经理比尔·斯蒂芬后来告诉同事:“这是他妈的疯了。”



几个星期以来,川普一直在为在选举之夜宣布胜利做准备,即使他输了也一样。但实时结果,加上福克斯令人震惊的提前宣布,打乱而且瓦解他的计划。



川普计划让美国人在11月3日上床睡觉,伴着他的胜利,或者庆祝,或者认倒霉,他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地图应该是一片红。



但到了晚上11点20分,这一梦想破灭了,全美保守派的主要新闻频道,福克斯成为第一个宣布亚利桑那州属于拜登的媒体。在白宫内部,川普的小圈子爆发了恐慌。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川普陷入了否认、绝望和不计后果的报复倾向,导致他的支持者对美国国会大厦发起了致命围攻,试图推翻大选。这引发了一场宪法危机,两党开始有共识推动在特朗普下台之际弹劾他,试图把他永远赶出美国政治。



但在四年的时间里,川普已经按照自己的形象重塑了共和党,鼓舞并激发了数千万短期内不会抛弃他的美国人。他曾经夸口说,他可以在第五大道射杀另一个人,而不会失去他的选民。事实上,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急切地站在一起要为他大打出手。



在川普为选举日做准备时,他把重点放在了所谓的“红色海市蜃楼”上。他们的想法是,对共和党人来说,提前计票会比最终计票看起来更好,因为民主党人更担心新冠感染,会大比例地用缺席选票,这就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计票。



川普打算利用这一点,为他的广大追随者提供阴谋论武器。



他的准备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战略性的,而且带有深深的嘲讽意味。川普希望美国人相信一个谎言,即有两次选举,一次是由亲自投票组成的合法选举,另一次是单独的、欺骗性的选举,涉及伪造的民主党邮寄选票。



最初,他的计划看上去似乎可以成功。川普在佛罗里达州和俄亥俄州有望轻松获胜,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早期也保持了巨大的领先优势,尽管这本身就有一定的误导。



但是,在福克斯庞大的曼哈顿总部的F演播室,当福克斯主持人比尔·海默直播选举过程时,这位主持人有些困惑。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亚利桑那州是蓝色的?”他在镜头前问道。“我们刚刚这么说了吗?我们在亚利桑那CALL了吗?”(注,call是一个美国大选常用的说法,意为宣布一方胜利)



因为一个小小的沟通障碍,海默身后的的屏幕,在他或其他主持人得到信息前,就发现Fox直播后台已经把上面的亚利桑那变成了蓝色。



川普很生气,他让高级助手、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幕僚长马克·梅多斯、竞选经理斯蒂平、高级策略师贾森·米勒和数据专家马特·奥兹科夫斯基等人,马上乘电梯来到白宫官邸的三楼。



他们在大厅尽头的卧室和客厅之间见到了川普和第一夫人。川普不停地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福克斯到底怎么了?



奥兹科夫斯基告诉川普,根据竞选团队的模型,他认为福克斯是错的,“我们将以微弱优势获胜,差距可能在1万张选票或更少,非常接近。”



但现实是,这个州的马里科帕县还有几十万张选票悬而未决,情况太过复杂。然后,川普让库什纳给默多克夫妇打电话。



川普的团队一直谨慎乐观地认为,他们会看到川普2016年无视民调的胜利再次重现。在白宫西翼,中层员工聚集在走廊里,嘁嘁喳喳地谈论着,紧张、兴奋和期待。



约200名嘉宾齐聚官邸,参加正式的选举之夜派对,他们包括大金主、内阁部长、白宫医生肖恩·康利以及其他重要人物。他们大嚼牛肉条,很少有人戴口罩。



朱利安尼坐在派对的一张桌子旁,打开笔记本电脑,看着一个个出来的结果,仿佛他才是指挥中心。他的儿子,白宫官员安德鲁·朱利安尼坐在右边。川普的小圈子,他的孩子们小唐纳德、埃里克、伊万卡,以及他的长期顾问霍普·希克斯、白宫办公厅副主任丹·斯卡维诺和其他几个人,分别聚集在这个古老的家庭餐厅,观看电视上的选举结果。



川普的核心竞选团队,在一楼的地图室里监视着选区的选举结果,罗斯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也曾在这个地图室里追踪战斗情况。



整个夏天和初秋,川普都在斗志旺盛地抨击邮寄选票。在9月29日与拜登进行了一场激烈的辩论后,川普的内部民调数字急剧下降。10月第二周,他从新冠感染中恢复过来后,开始认真编排选举之夜。



他的前幕僚长雷恩斯·普利巴斯告诉一个朋友,当川普大约在那个时候打电话给他,并演示他的选举剧本时,当时他就震惊了,川普的剧本指出,他会在选举之夜走上讲台,如果看起来他领先,就早早地宣布胜利。



白宫高级政策顾问斯蒂芬·米勒的演讲稿撰写团队,为选举之夜准备了三篇演讲稿,针对所有可能的情况:明显的胜利、明显的失败和不确定的结果。但演讲稿撰写人知道,如果川普面临的不是大获全胜,那么只有他才能决定是否发表演讲。



这位总统永远不会承认失败,也不会敦促人们保持耐心。



川普的高级官员试图迫使福克斯收回亚利桑那结果的报告。库什纳给鲁伯特·默多克打了电话,后者说他会看看发生了什么。前福克斯高管希克斯给现任福克斯高管、前白宫工作人员拉吉·沙阿发了短信,他还把福克斯新闻总裁杰伊·华莱士的电话号码,给了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高级官员。



川普竞选团队的高级官员给主播麦卡勒姆和拜尔发了咄咄逼人的短信。整个晚上,许多对川普友好的福克斯评论员,包括塔克·卡尔森,都在直播中质疑关于亚利桑那州的结果。但福克斯还是宣布了拜登在亚利桑那的胜利。



更尴尬的是,包括有法官外号的珍宁·皮罗在内的几位福克斯新闻的名人,那会儿都在白宫,而他们自己的电视台,却抽了胜利派对一个大耳光。



11月4日凌晨1点过后不久,川普终于从自己的生活区下来,来到私人住宅二楼的主走廊。他的心腹们在半路上与他相遇。这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当晚第一次见到总统。



在川普口述一篇即兴演讲时,十几名助手和亲属围在他周围。斯蒂芬·米勒坐在沙发上,疯狂地在电脑上记下川普富有意识流色彩的想法。助手们赶紧打印出电视台新闻的截图,显示特朗普在中西部关键州的暂时领先。



到了凌晨2点,川普想知道他为什么不能直接说他赢了,就此结束。



演讲稿撰写人向川普的长期提词器操作员发送了一份草稿,后者在东厅隔壁的一个小房间里,坐在川普的笔记本电脑前。草案中并没有他演讲中最臭名昭著的那句话,“坦率地说,我们确实赢得了这次选举。”



凌晨2点20分,在白宫东厅,没有戴口罩的助手和支持者拿着手机,录下了川普、第一夫人、彭斯和妻子走向等在一旁的摄像机的画面,同时播放了《向总统致敬》(Hail to the Chief)。他们身后是一排排的美国国旗。



普宣布胜利,并宣布民主党人正在大规模的欺诈美国人民。



这两种说法都是假的。





第二章 只听自己想听的东西

Image

Photo byJon TysononUnsplash



11月7日,周六,川普一屁股坐在白宫的扶手椅上,身上还穿着他打高尔夫时穿的衣服——海军蓝羊毛,黑色裤子,白色MAGA帽子(注MAGA,特朗普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的首字母)。



电视网刚刚宣布拜登当选。



在黄色的椭圆形房间里,也就是罗斯福1941年得知日本偷袭珍珠港的地方,工作人员端上了餐前点心,川普召集他最亲密的政治顾问,评估他还有什么选择。



包括竞选经理比尔·斯蒂平、高级顾问贾森·米勒、保守派政治活动家、川普外部顾问戴维·博西和副竞选经理贾斯汀·克拉克在内的高级助手,都告诉川普:在他们看来,川普还有最后的胜算。



这个胜算,将要求他们在亚利桑那州和乔治亚州赢得足够多的选票,以在这两个州勉强获胜,并在威斯康星州赢得对选举实践的法律挑战。



“你有5%到10%的机会争取到这种情况,”克拉克告诉川普。“但所有这些事情都必须顺利进行。”



川普安静地听着,并告诉他们,计划值得一试。



但这个相对理性的计划,从来都没有启动过。由朱利安尼和一群阴谋分子共同推动的B计划,已经抢先一步开始行动了,而且将很快超越竞选活动的合法运作,转而为川普提供虚假声明,这其中也包括给川普灌输选举可能被推翻的想法。



11月4日,选举结束后的第二天,包括斯蒂芬、克拉克、米勒、法律总顾问马修·摩根和库什纳在内的高级幕僚,聚集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川普竞选总部。他们认为,这将是一次认真的尝试,通过可信的法律挑战,寻求获得270张选举人票的途径。



然后,朱利安尼、西德尼·鲍威尔和一群人数不断增多的阴谋论成员走进会议室,真的走进来了。



这两组人,专业人员和朱利安尼的阴谋论秘密社团,坐在用磨砂玻璃围起来的会议室里的一张长方形长桌子周围对峙。



日复一日,这种模式不断重复着。



一种奇怪的例行公事开始了。这些会议一般以官方专业人员提出的合理法律战略开始,然后,朱利安尼和鲍威尔,一位长年散布深层政府阴谋论的律师,将接管选举工作。他们疯狂地指控民主党人策划了一场阴谋,以窃取选举。



不知所措的竞选助手们会环视桌子,默默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有一个人先拖着脚走出房间,几分钟后又一个人,然后另一个,另一个。专业人员会在斯特平的办公室里重新集合,那里离大厅大约20码。



最终,朱利安尼会意识到只有他和他的队友在会议室里。他会走过大厅,敲一下斯特平办公室外面的玻璃,那里有大约八名助手挤在一对沙发上。



“伙计们,你们去哪儿了?”朱利亚尼说。“这是认真的!”



当被要求对这一得到了房间里两个消息来源证实的报道提供评论时,鲍威尔在给Axios的电子邮件声明中说,“你的报道是实质性的错误,但我相信,那些赚取数百万美元欺骗美国人民的精英和顾问阶级是幕后推手,并将推动这种宣传。”



朱利安尼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包括克拉克、摩根和博西在内的官员,在川普2016年的胜利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们花了很多时间试图阻止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在媒体上露面或者出现在总统面前,去搅混竞选活动的法律途径。但他们输了,川普在推特上发表了自己不断升级的阴谋论。



宾夕法尼亚和乔治亚州的数字越来越糟。高级官员们知道选举胜利离他们越来越远。即使没有朱利亚尼的会议,也被死寂所压倒。



大选后的日子里,白宫成了一个奇怪的鬼城。川普的日程本来就很随意,现在更是如此。他已经不可能把注意力从对选举的不满,转移到真正重要的政策问题上。在椭圆形办公室的谈话中,川普偶尔会失言,似乎承认自己输了,他说,“你能相信我输给了那个该死的家伙吗?那该死的尸体?(注,原文用的是That fucking corpse)”



白宫西翼的大多数人,包括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都明白川普输了。但是没有人直接跟他当面说出这个不愉快的消息。



相反,很多工作人员选择避开他。



一些高级幕僚认为,川普应该在选举后的这段时间里,通过谈论他在执政期间的成就,和曲速疫苗开发计划的成功,来帮助共和党在国会选举中表现强劲,并为他的政治遗产增添光彩。



但川普不允许他的团队继续前进。和他待在一起意味着你得接受某种程度的否认。



每天上午9点,白宫高级工作人员和卫生官员继续在罗斯福厅站着进行有关疫情的会议。他们商量了疫苗的推广,这将持续到2021年。大家心知肚明,已经输掉了选举,自己不会去真正落实这些计划了。助手们只能在更私密的场合讨论川普败选的现实。



川普最亲密的助手表示,他们想给他空间,让他体验悲伤的各个阶段。但特朗普似乎一直停在否认阶段。许多助手都避开了他,担心一旦进入椭圆形办公室,就会被卷入谈话,迫使自己在未来背负巨额法律账单。



川普最忠诚的助手们,尽其所能让他振作起来,即使这意味着纵容他有关大选的幻想。



有时,很难说他们是迎合川普,还是自己也陷入了幻想。11月下旬,总统人事办公室主任、川普的前幕僚约翰·麦肯蒂告诉同事们,他们应该在一起讨论下第二任期的优先事项,没有几个人热情的响应。



11月12日,拜登以超过1.1万张选票的优势在亚利桑那州获胜,这一优势是无法追赶的。当时,核心竞选团队不得不像花刺子模的特使一样,告诉川普,他的竞选已经失败。果然,作为报复,川普不再听他们的,朱利安尼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他直接与总统对话,要求执掌大权。



11月13日,克拉克在白宫内阁室与斯特平、米勒和竞选助手埃琳·佩林一起开会讨论沟通策略时,办公厅副主任丹·斯卡维诺,找克拉克到椭圆形办公室解决一个法律问题。



川普用扬声器和朱利安尼通话,而朱利安尼似乎并不知道克拉克的到来,正在抨击竞选团队在乔治亚州的法律策略,并散布着被揭穿的阴谋论,说有人操纵了多米尼克提供的投票机。



“嘿,贾斯汀在我这里,”川普打断了他。“你觉得呢,贾斯汀?”



克拉克说明了乔治亚州的法律程序,并告诉椭圆形办公室的人群,乔治亚州法律禁止在选举得到证实之前要求重新计票。



“他们在骗你,先生!”朱利安尼爆发了。



“我们没有撒谎,”克拉克反驳道。“你他妈的是个混蛋,鲁迪。”



第二天晚上,在没有通知竞选团队的情况下,特朗普在推特上说,他将让朱利安尼负责他的法律挑战,一同负责的还有支持川普的律师鲍威尔、约瑟夫·迪格诺娃、维多利亚·托恩辛和詹娜·埃利斯。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官员对此并不高兴。他们拒绝为声称选举“被窃取”的电视广告提供资金。但他们在11月19日批准了新闻发布会,这是新法律团队的首次亮相。



就像B级电影一样。朱利安尼一边漫谈民主党在主要城市操纵投票的阴谋,一边冒出明显来自染发剂的黑水,顺着他的脸往下流。鲍威尔曾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联邦检察官,然而她指控古巴、委内瑞拉、乔治·索罗斯和克林顿基金会策划了一场国际阴谋。



共和党内的高级官员感到很丢脸,但又感到无助。现在是朱利安尼的表演时刻。几个神人在椭圆办公室里得势了。剩下的共和党人只是凑热闹而已。


【阅读 171】 【评论 0】
评分统计
评论
发布评论
标题:
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添加表情: